中国人需要树立正确的种族观念

提到种族这个词,大多数中国人可能没有什么概念。因为长期以来,中国都是一个种族比较单一的社会,虽然我国并不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但是汉族人口占绝大多数。而且在其他少数民族中,除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几个人口极少的民族,其余少数民族跟汉人的面部特征相差并不大。又由于维吾尔族普遍聚居在新疆自治区,在广大内地省份的活动并不多。所以当提到中国人这个词的时候,我们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一定是一张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的脸。

这造成了一种什么现象呢?中国人缺乏对其他种族的合理认知和与之相处的经验。在近代以前,我们十分强大的时候,对自身文化和制度极度自信,我们自认为是天朝上国。因为那时候我们认为华夏文明才是正统的文明,其余的地方的文明甚至根本不配称之为文明。于是我们把华夏文明没有辐射到的地方称之为蛮夷,受华夏文化影响的朝鲜,琉球,越南等地,勉强可以称之为我们的番邦。与此同时,我们给自己的王朝名字前面加上一个“大”字,“大唐”,“大明”等等。番邦入朝进贡时也必称“天朝”。在这个时期,中国人用贬义的汉字来音译其他种族的政权,“匈奴”,“羯”,甚至干脆统一称呼为“夷”,“胡”等等。中国人不光鄙视他们没有被华夏文明教化,同样还非常鄙视他们与中国人不同的生理特征,各种书籍中记载了古时中国人是如何吐槽蛮夷们长相的。其中“鬼”等说法甚至还流传到了现在。

而中国人对外族人的态度又在近代以来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近代以来,尤其从清朝末期开始,由于长期以来闭关锁国的错误国策,造成中国在社会体制,科技,军事等领域相对于西方有了巨大的落后,甚至可以说是落后了几个维度。面对西方多方面的碾压性的优势,中国先是被强迫打开了大门,当西方意识到中国远比他们想象的更虚弱的时候,更是得寸进尺,肆无忌惮地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攫取利益。这个时期的中国根本无力阻止,当他们眼中没有被华夏文明教化过的西方蛮夷把所谓的“天朝上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即便还有人固执地把西方科技称之为“奇技淫巧”,但是所有中国人不得不从天朝上国的美梦中醒来。从这个时期开始,中国人面对外族的骄傲被逐渐击碎。对待外族人的态度又与先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转折。首先是不再称夷人了,用这种鄙视性的词去称呼全方位碾压自己的人显然是不合适的,改用“洋人”这个比较中性的称呼,并且这个称呼在实际的语境中逐渐带有褒义。这个时期西方强国的中文译名也都采用褒义词汇,比如“德意志”,“美利坚”,“法兰西”等等。在文化方面呢,自然是西方的就是先进的。这种趋势也很自然地体现在了国人的审美上,以前的“红毛”,“鬼子”等称呼仅限于在民间民族主义较强的小团体中使用了,与此同时整个社会开始从接受到推崇西方长相了。这个现象在社会更加开放,西方文化能够对全球施加更加强势影响的今天更加突出。

这两种态度显然都是非常不合理的。中国人对外族人的态度为什么会从曾经的极度鄙视到从近代以来的崇拜呢?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最基本,最深层次的原因当然是中国从近来全方位落后了,在与西方文明的碰撞中屡屡被羞辱。但是为什么从新中国建立以来,中国人靠着自己埋头苦干的精神逐渐摆脱了落后的地位,到如今实现经济腾飞,跻身世界主要强国之列。但很多中国人对西方的病态崇拜似乎并没有减退,反而愈演愈烈,甚至引出了一系列“洋垃圾”,“Easy Girl”等社会问题呢?直接原因,就是因为国人没有树立与时代发展相适应的种族意识和种族观念,盲目地把西方在某一阶段某些方面的优势推广到种族优势。公民的观念和价值观塑造主要靠教育跟传媒,这个情况的产生,跟我国长期以来教育跟媒体工作的失败和西方长期以来通过媒体对全世界进行价值观、审美输出都有很大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